9成创业公司熬不过前3年

来源
投中网  硅谷资深创业者本·霍洛维茨曾这样形容他的创业生涯:“在担任CEO的8年多时间里,只有3天是顺境,剩下的8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  诚如他所言,创业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是到了2019年,这件事似乎变得更不容易了。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12月24日,2019年关闭的创业公司达335家,其中,还不乏淘集集、熊猫直播、暴风影音等在内的昔日明星企业。  当复盘这些企业的死亡原因时,外界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融资难”的问题。事实上,不止上述企业,对于整个创投圈来说,2019年都显得格外寒冷。  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2019年前11个月仅有5387家企业拿到了融资,不足去年的1/2。融资收紧,资本趋于保守,明星企业尚无钱可拿,早期初创企业所面临的形势则更为严峻。  某初创企业创始人对投中网表示:“2019年特别难的一点就是融资,资本变得保守,越往后期轮次走,早期创业公司拿到融资难度加大。”
而对于大多早期初创企业来说,缺钱,很可能意味着公司的寿命无法延续。  2019年的资本寒冬可谓给创业者带来了不小的阻碍,但寒冬却从来不是创业失败的原因。事实上,除了融资难题,从0到1创办一家企业更是需要解决无数棘手的问题。  某初创企业创始人提到,除了融资,初创企业还有很多的问题需要解决,比如很多创业公司遇到的第一道槛——在低成本获取用户上总是要走很多弯路,核心团队有时会对业务发展方向有分歧,初创企业也很难招聘到独当一面的人才…某投资经理也深有体会,认为初创企业不仅需要解决拿融资、搭建团队等基础问题,更要注重产品质量、是否对口市场、用户体验等种种难题。  纵观国内的创业团队,多靠自身摸爬滚打积累经验,少有专业而具体的指导。某创业者向投中网表示,初创企业其实是迫切需要一些支持和帮助的,比如是不是可以建立一些渠道,和这个领域的先行者建立关系,防止新进企业走弯路,错路。某投资人也认为,对于初创企业而言,不仅需要业务和逻辑的梳理,更需要帮助对接投融资以及修改BP、路演等,以弥补企业的短板,强化了初创企业对业务和市场的理解。  对此,前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YC中国创始人陆奇在接受晚点采访时也曾表示;“对创业者来说钱不是最重要的,能投钱给他们的人很多。重要的是你能给创业者带来的能力提升和有价值的资源。”  将目光投到国外,在这方面做得比较突出的就是YC,YC是近10年早期创投领域中最成功的创业加速平台。过去的14年里,YC一共加速了2000多家创业公司,聚集了超过4000名创始人。所有项目的总估值已超过1500亿美金,包括20家市值过10亿美金,和101家市值过1亿美金的公司。  “目前还没有出现哪个真正能将YC本地化的机构。这不是一个传统的早期投资人或者加速器能够实现的,虽然这些都很有价值。但与YC提供的价值很不一样,必须要手把手很重地帮助创业者解决问题。”陆奇称。  陆奇要做的,就是将YC模式中国化,而奇绩创坛就是其付出实践的载体。  11月21日,在YC创业营结营仪式上,YC中国创始人陆奇宣布,奇绩创坛将接棒YC中国,用完全本地化的YC模式专注地服务好中国早期创业公司。  作为早期创业生态圈的新物种,奇绩创坛主要向创业者提供像Co-Founder一样,高价值的服务。投入近3个月的时间,与创始团队一起高强度地工作,手把手通过定制辅导,高强度、高效益的提升每一个创业企业的核心能力,特别是产品与市场匹配的加速,以及在路演日获得下一轮融资的机会。  具体来看,奇绩创坛也对YC模式进行了多维度的本土化落地,同时保留了最核心的内容。  首先,奇绩创坛与YC的投资结构与准入标准不同。投中网了解到,YC美国为每家初创公司提供15万美元的投资,换取其7%的股份;而基于中国的创业环境与商业环境,奇绩创坛的协议标准20万美元换取5%的股份。此外,在面试与评估创业团队的问题设置、尽调与创业营环节,其也做了不一样的调整。  在奇绩创业营,陆奇博士、栾运明(COO)和曹勖文(合伙人)会每周与项目创始人通过office
hour进行沟通,帮助他们做出产品、技术、市场、融资等方面的关键性战略决策。在奇绩创坛第一期的22个项目中,经过十周的孵化加速后,将近三分之一的项目在路演日后的一周内获得了新一轮融资的TS(投资条款)。  除了投资和创业营加速,奇绩创坛致力于搭建一个早期创业生态,降低创业成功的门槛,提高创业成功的可能,最大化地为创业者创造价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