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潮提前到来,业绩不佳

过完春节一般都是基金经理离职的高峰时期,不少人会在领完年终奖后选择跳槽。而今年基金经理的离职潮似乎有些提前。  1月以来,基金经理变更的数量明显增多。同花顺(300033)数据显示,截至1月29日,已经有367只基金发布了变更基金经理的公告。其中有部分是增聘或者内部转岗,还有部分是基金经理因个人原因离职。  在离职的基金经理中,有部分基金经理在2018年未能取得优秀的基金业绩。中融基金的基金经理孔学兵在2019年1月28日卸任了他管理的中融核心成长和中融物联网主题、中融竞争优势三只基金。  这三只基金近一年的收益率均在-30%左右,其中中融核心在2018年更是亏损了38%。2019年1月,孔学兵管理的三只基金陆续增聘了新的基金经理。中融竞争优势新聘了柯海东为基金经理;中融核心成长增聘了金拓为基金经理,融物联网主题混合基金则是由吴刚接手。  与中融基金类似的还有东方基金的王晓伟,1月3日,东方基金公告称,王晓伟卸任东方主题精选基金经理,该基金目前最新的基金净值仅有0.5049元,亏损近一半。王晓伟管理该基金期间的业绩为-41.25%。  长城基金旗下的长城创业板指数增强发起式基金则是由于基金转型而更换了基金经理。这只基金原本是一只混合型基金,后转型为了创业板指数增强基金。原来是基金经理是赵波和张捷。2019年1月30日,该基金公告,基金经理变更为雷俊一人管理。雷俊此前在南方基金任职多年,2017年加入长城基金一直负责量化与指数投资。  1月30日,泰达宏利基金旗下的多只基金都进行了基金经理调整。基金经理杨超因为个人原因离职,卸任了泰达宏利量化股票、泰达宏利新丝路混合、泰达宏利业绩股票、泰达宏利沪深300指数增强、泰达宏利品质生活、泰达宏利集利债券等多只基金。在同一天,泰达宏利也有一名新任基金经理上任,泰达宏利活期友货币基金增聘了丁宇佳为基金经理。  从2019年1月份公布的基金经理变更情况来看,部分是由于基金经理业绩表现不佳离职,更换了新的基金经理,也有部分是新人基金经理上岗开始管理基金,还有一些公司是内部转岗,基金经理进行了调整。业内人士向蓝鲸财经表示:“每年年初都是业内离职的高峰期,去年不少基金表现不佳也是今年离职率增高的一大原因。”

证券时报记者张燕北  与以往春节后拿完年终奖再离职不同,今年的基金经理变更潮比以往来得更早。2019年尚未满一月,基金经理变更公告频出,数量远超去年同期。  部分变更的基金经理所管理的产品去年净值亏损近30%,业绩不佳或是年初基金经理密集变动的一个主要原因。  根据数据,截至1月29日,进入2019年以来,已有235只基金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是去年同期的2倍多。估算下来,平均每天有8只基金变更基金经理。  除增聘基金经理或内部换岗外,不少变动由基金经理离职引发,其中不乏知名基金经理。  仅1月29日一天就有两位基金经理离任。当日,中融基金发布公告,基金经理孔学兵因个人原因离职,不再管理中融基金旗下3只基金。孔学兵卸任基金经理的3只基金均为权益类产品,在其掌管期间业绩欠佳,任职回报均为亏损幅度达到30%以上。同日,天弘基金发布3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吴明鉴因个人原因卸任天弘新价值灵活配置混合基金经理后,不再管理公司任何公募产品。  稍早之前,已有一批基金经理宣告离职。1月12日,银华基金发布公告,哈默因个人原因离任,不再担任银华万物互联、银华汇利的基金经理,且不再转任公司的其他工作岗位。  1月11日,泰达宏利基金发布公告,基金经理邓艺颖离职,不再管理泰达宏利红利先锋基金,不转任公司其他工作岗位。1月3日,东方基金公告称,王晓伟卸任东方主题精选基金经理,任职回报为-41.25%,排名基本垫底。  除权益类基金经理频频变动外,部分固收类基金经理也出现调整。1月4日,鹏华基金公告,基金经理孙柠因个人原因离职,不再管理公司的4只债券基金。  年初以来基金经理变更案例中,不乏因公司内部工作调整卸任的基金经理。曾经的年度冠军、易方达基金宋昆是年初基金经理变更案例中最受关注的一个。1月12日,易方达基金连发4则公告,宋昆因工作调整卸任4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宋昆2015年一战成名,他所管理的易方达新兴成长当年以171.78%的收益率位居第一名,不过该基金2016年和2018年的表现都不佳,年度收益率分别为-39.83%和-32.54%。据悉,宋昆此次转岗,很可能会去基金子公司,或转做一级市场。  针对今年年初基金经理变更加速且离职潮提前上演的现象,业内人士认为与去年的行情有关。2018年,绝大多数权益类产品业绩折戟,公募投研队伍的调整幅度更大。根据一般基金公司的考核机制,产品业绩持续大幅落后,基金经理或被调离岗位。另外由于业绩欠佳的基金经理对年终奖所抱希望不大,不少人索性在春节前离职。  “从准备变动到正式公告变更,基金公司内部走流程需要一些时间。今年1月发布公告的人员调整,多数是在去年底就已经确定的。人才流动是正常的市场化行为,行情低迷之下优胜劣汰会更加残酷。”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相关文章